全球右翼观察|AI假新闻、定点网暴、僵尸水军:印度教右翼与高科技的结合

澎湃新闻 01-26 15:29
1月22日,印度媒体The Wire发布了一则重磅长篇调查报道,披露印度总理莫迪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和互联网企业合作研发并投入使用了一款称为“Tek Fog”

1月22日,印度媒体The Wire发布了一则重磅长篇调查报道,披露印度总理莫迪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和互联网企业合作研发并投入使用了一款称为“Tek Fog”的APP,以数字化的手段操控舆论和打击政治对手。印度电视台报道 Tek Fog

印度电视台报道 Tek Fog

报道称,2020年中,The Wire编辑部找到了一条线索——一名印度人民党IT部门的前员工爆料称印度人民党利用这款叫做Tek Fog的APP为右翼政治造势并推动网络暴力。报道称,通过线索,调查记者验证了这款叫做“Tek Fog”的程序的确存在。这一手机端APP有许多功能。包括可以自动生成虚拟的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进而使用同一个终端注册、登陆和操作许多个推特、脸书和Instagram等社交平台账号,在短时间内生成大量类同的信息以达到社交平台上的“洗版”效果。
报道提到,这一APP有统一部署和KPI指标。基层操作人员会定时收到统一发放的标签——往往是最高热度的政治话题。然后他们要通过APP生成与标签有关的文案——支持印度人民党,又或者是攻击印度人民党的对手,此后再在推特等平台上发布文案、转发、分享,从而“劫持”这些平台的热搜(trending)关键词。报道中举例称,2020年5月4日,印度人民党就发起了一项针对劳工群体的舆论宣传攻势,他们宣称最大反对党印度国大党是“反劳工”的,并且设置了一个关键词——“#国大党反劳工”(#CongressAgainstLabourers)。这一关键词很快就被1700个左右的账号转发刷屏,得到了超过5万次主推和转推。
调查报道还发现,“Tek Fog”这个APP拥有一个巨大的网络用户数据库。其中详细将印度互联网上的公共人物分为了许多种类——如记者、社交媒体达人、宗教领袖、电影明星、学生……不同人还被标注了不同标签,如性别、政治倾向、宗教、语言等等。操作者可以根据部署,选择不同标签的群体大规模发送舆论讯息——比如在某个时间段针对反莫迪的女性记者投放侮辱文字,某个时间段针对某类人群投放煽动文字等等。
这一高科技“舆论战”武器被曝光后,莫迪政府及其政党至今未有发表评论。不少媒体则表示出极大担忧。如法国《世界报》称之为营造了“有毒的媒介环境”;巴基斯坦《黎明报》评论认为这“助长了仇恨的意识形态”;彭博社则认为这是印度“政治战争升级”的体现。
这一切都是服务于印度人民党的政治目标:自2014年在大选中胜出上台以来,印度总理莫迪及其执政党印度人民党一直致力于推行“印度教民族主义”的政治议程,即混合了身份政治和教派政治的“改造”印度方案,旨在将印度由多宗教多族群的世俗国家转化成由“印度教徒民族”统治的、追求印度教“达磨之治”的教法国家。
为了这一长久以来追求的政治目标,印度人民党政府推行了一系列争议极大的国内政策,将印度教民族主义在符号和现实层面不断推进。如2019年10月,莫迪政府废除印控克什米尔在印度宪法中被赋予的自治地位;同年11月,印度教民族主义团体在围绕北方邦阿约提亚的巴布里清真寺旧址的官司中胜诉,获得法院许可在1992年被印度教激进分子拆除的清真寺遗址上修建印度教的罗摩神庙;次年,莫迪亲自到场为新的神庙奠基。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上半年,莫迪趁疫情推出将把不少印度教徒之外的群体视为“非国民”的“国民身份法案”(CAA),引发一系列抗议,在德里更是引起导致多人丧生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族群冲突。除此之外,莫迪政府执政期间,印度全国各地还迎来了立法限制屠牛和限制食用牛肉的“社会政策”高潮。大量莫卧儿时代的城市名也在这些年中被改为“印度教”名称。
在这一系列操作中,印度人民党治下的印度媒体生态对莫迪愈发有利。2015年,以反莫迪著称的新德里电视台(NDTV)被以国家安全和税务理由整改;2019年,印度政府更是暂时停止在最大的几家媒体——《印度时报》《印度教徒报》和《电讯报》购买广告,坊间解读为是以此施压这些非常依赖政府广告采购的媒体改变其报道倾向。
与之同步的还有印度人民党的网络宣传力量不断扩张:一方面,印度人民党的右翼母体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SS)利用其开设的全印学生会(ABVP)、世界印度教大斋会(VHP)等外围社会组织发动宣传,从莫迪上台开始就以“反国家”为理由围攻反对印度教右翼政治的社会力量。2016年,配合内政部对尼赫鲁大学左翼学生“煽动罪”的指控,他们展开了对尼大的网络围剿;多年间他们也不断围攻包括阿米尔·汗在内的著名的非印度教宝莱坞演员——最近一次是2021年10月,阿米尔·汗因为发布一条呼吁在印度教排灯节期间注意环保和公德,不要在马路上放烟花的推特,而被认为是“反印分子”,被咒骂“滚回巴基斯坦”。尽管许多社会人士将这些网络暴力嘲讽为莫迪的“Bhakt”(虔诚信徒)所为,但是其背后显然有专门的组织和协调工作。印度人民党甚至任命了塔詹德(Tajinder Pal Singh Bagga)担任德里地区的印人党发言人。此君以在网络上用各种语言暴力羞辱反印人党人士而著称。某种程度上,印人党给他职务,是作为对其“舆论火力”的嘉奖。2021年4月3日,印度索纳尔布尔,印度总理莫迪在西孟加拉邦议会选举竞选期间举行集会,印度人民党(BJP)的支持者戴着莫迪的面具。

2021年4月3日,印度索纳尔布尔,印度总理莫迪在西孟加拉邦议会选举竞选期间举行集会,印度人民党(BJP)的支持者戴着莫迪的面具。

而最新的对“Tek Fog”APP的调查报道则确认了这些舆论手法的真实存在。甚至能看到,印度人民党的舆论攻势已经“进化”出了更为高科技的手法,并且娴熟地和大企业合作,不再完全依赖“人海战术”的流言和“网络水军”。
在The Wire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发现这一APP的操作运行涉嫌涉及两家公司。
一是印美合资的Persistent Systems公司。这家公司宣传称其创始人德希班迪(Anand Deshpande)出于爱国赤诚从硅谷回流印度。而公司本身得到了包括推特在内的许多海外投资。其主要业务在美国,营收超过每年5亿美元。2015年开始,这家公司在多个信息化工程竞标中胜出。比如2018年,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就选择了他们开发一个覆盖十个邦的个人健康数据系统。The Wire的调查通过线人发现,这家公司的内网中存在“Tek Fog”的运营项目文档。尽管其发言人表示“Tek Fog”和公司没有关系。
另一家公司则是印度广受欢迎的本土社交平台“ShareChat”。这是印度目前最大的非英文社交媒体。其号称拥有二三线城市的,超过14个语种的近两亿潜在用户。The Wire调查发现,“Tek Fog”系统可以操纵在ShareChat上的大量假账号,用印地语、马拉提语等语言发布大量所谓“社群内容”,其中存在大量仇恨言论。许多类似言论都是先发布在ShareChat上,其后再搬运到其他社交平台的。尽管ShareChat的运营团队否认自己和“TekFog”的关系,但近年来其团队一再表示愿意吸引政党入驻自己的平台——带来流量,也传播政治信息。
除此之外,调查团队还发现Tek Fog可以“劫持”一些其他社交媒体的停用账号。比如其操作者会通过向一些WhatsApp(脸书旗下的通讯软件)账号发布带有木马的视频暗中“劫持”账号,在这些账号的用户登出或更换手机之后,就利用这一账号向账号主人的好友发布假消息和各类舆论宣传信息。
更令人惊讶的是,在印度这样一个拥有大量劳动力储备的人口大国,“Tek Fog”的技术却非常智能化。调查团队发现这款APP的运作中还可能加入了人工智能(甚至推测可能带有美国的人工智能新闻技术如OpenAI或更高级的CTRL)的新闻生成功能:自动生成修改过标题和内容的、看起来异常“真实”的新闻页面。比如,一则“通讯软件助长右翼极端主义”的新闻报道可以被改为“通讯软件助长左翼恐怖主义”的标题和内容,再大量推送。不仔细留意的信息接收者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假新闻。
The Wire的进一步的调查发现,“Tek Fog”的APP及其运作团队参与了近年来网上的许多语言暴力事件。而且其许多功能专门是为这种“网络霸凌”所设计。它可以针对特定群体推送围绕某些关键词生成的侮辱语言——比如当其操作者需要按照部署侮辱女记者群体时,就会在清单中选择女性+记者的标签组合,然后系统就会自动出现诸如“巴基斯坦佬”、“奶子”、“婊子(randi)”等等词汇,可以迅速生成侮辱内容大规模推送。比如,据The Wire记者统计,在2021年5月针对280名印度最有名女记者的社交媒体的460万条留言中,有80多万条(超过18%)是由Tek Fog推送的。而且,在2020年针对穆斯林的“带病毒进印度”污名化事件,和德里发生的族群暴力冲突事件中,这一软件都扮演了重要角色。媒体对Tek Fog的揭秘也许只是冰山一角,但它使人们看到了印度人民党的右翼宗教民族主义政治和高科技企业乃至国际互联网平台的高效结合。Tek Fog的许多功能搭建在谷歌提供的GoogleSheet服务上。有嫌疑支持其运作的技术平台则接受了来自推特的投资。近年来,许多报道都已经指出,印度人民党和国民志愿服务团正在印度的电子科技产业中发展自己的组织和队伍。班加罗尔等地的IT公司中就有类似“团契”的志愿服务团定期活动,以结合新兴中产阶级的生活日常。随着莫迪政府地位不断巩固,金融资本支持的互联网企业也和莫迪政府的政治利益形成了同盟关系——“Persistant Systems”和“ShareChat”都是这样的例子——莫迪政府帮助印度本土互联网企业打击外来竞争对手,让前者占据更多市场。而本土的互联网企业则帮莫迪政府吸引外资进入印度,与此同时以自身技术帮助莫迪的政党打击对手,巩固执政地位。
然而,就算是媒体报道指出这样的APP存在,莫迪及其政治力量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只要这些舆论不会伤及他们的选票,就不会对他们构成实际打击。在2021年的“飞马”(Pegasus)监控软件丑闻中,莫迪政府被曝使用以色列公司的监控系统监视反对派政治人物和不满其执政的社会人士。当时印度社会一阵哗然,但是莫迪政府并未有太多表示,这一事件也没有让莫迪的执政遭遇危机。
The Wire针对Tek Fog的历时两年调查报道还有一个提醒:近年来,人们把欧美的极右翼或另类右翼当成严肃现象和最“前沿”的政治问题。但也许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在像印度这样的原先的“第三世界”国家,技术和右翼政治的结合其实更为激进。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旦资本和技术和右翼政治的结合得不到制衡和阻止,其所带来的社会和现实影响可能要更加惊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