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为什么要养虎为患?

澎湃新闻 07-16 12:49
土耳其显然非常清楚这些人来土耳其的动机和意图,那为什么还要养虎为患呢?该有怎样的奇特思维方式,才会让土耳其觉得自己是在促进自由和人权,而不是在资助恐怖主义呢?

针对泰国政府将109名经过泰国试图前往中东参加“圣战”的中国籍偷渡人员遣返回国的决定,土耳其政府蛮横无理地表示抗议,并且有暴徒冲击了泰国驻土耳其外交代表机构。

或许土耳其政府需要被提醒一下,自诩为全世界穆斯林共同祖国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瓦解快一个世纪了。土耳其的法律,包括其国籍法,在任何其他国家——那个国际社会不予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不在其列——都是无效的。土耳其以“难民”包装这些偷渡人员并为其发放护照,进而要求泰国将其交给土耳其政府,实属不折不扣的无理取闹。而这样的行为,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土耳其总统甚至扬言说,他们国家的大门永远向这些人打开。好吧,无可否认,这世界上有些人出于各种原因不愿意生活自己的祖国,宁愿成为另外一个国家的公民。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如果这些人偷渡出境,然后又被另一个国家收容并且归化为本国公民,那么后者所做出的归化决定,无论如何都是对前一国家以及偷渡途经国非常不友好的挑衅行为。
假如土耳其东南部的库尔德人成功偷渡到遥远的中国,并且得到中国政府的庇护以及归化许可,土耳其会认为这是一种友好举动吗?当然,这个问题土耳其政府根本不会回答,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在中国西部的某个民族是他们的堂兄弟,而他们自己国土上生活的古老民族,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连自己民族的名称都不可以使用的所谓“山地土耳其人”。没有一个国家的民族关系是毫无瑕疵的,但无论如何,土耳其的大民族主义、泛突厥主义情绪主导下的民族政策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面前,根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即便如此,也还就罢了。这种荒诞的泛突厥主义倾向,由于其所要达到的目标与土耳其的国力存在严重的不适应,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可能更多的是感到讽刺与好笑。土耳其挑衅中国的不友好行径对中国的实质伤害其实是非常有限的。那些偷渡者既然不愿意留在自己的祖国,那就随他们去;土耳其既然愿意接纳从事偷渡等违法活动的人员,从而让自己成为一个纵容跨国犯罪的国家,那也就随它吧。
但是且慢,土耳其容留偷渡者的行为绝不那么简单。他们所容留的不是一般的偷渡者,这些人也不全是为了到土耳其去改换一下国籍。各种证据表明,他们当中的相当一部分,是要到土耳其边境的另外一侧去参加所谓“圣战”的,他们要去从事恐怖袭击、屠戮平民、虐杀战俘、毁坏文物,他们中的很多人如果到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就会成为双手沾满鲜血的恐怖分子。不管他们本身是不是被蒙蔽的,土耳其政府对这一结果显然不可能毫无觉察。实际上,叙利亚内战打响以来,大部分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非阿拉伯裔恐怖分子,就是从土耳其入境的,包括杀害美国记者的那名英国“圣战者”。土耳其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已经成为恐怖分子的国际大通道,那被人们戏称为“麻省理工”的土耳其国家情报署(MIT)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土耳其显然非常清楚这些人来土耳其的动机和意图,那为什么安卡拉还要养虎为患呢?难道土耳其不怕这些人反噬?或者土耳其真的认为,即便这些人将来返回土耳其,他们也只会取道自己的新祖国前往他们已经背叛了前祖国去从事暴恐活动?该有怎样的奇特思维方式,才会让土耳其觉得自己是在促进自由和人权,而不是在资助恐怖主义呢?又或者土耳其就是要资助针对中国的恐怖主义活动?
这些问题可能都涉嫌诛心,且存而不论。实际上,土耳其的做法虽然低下,却未必有那么深谋远虑,其实这个国家更多的是被自己几年以来毫无方向感的外交战略绕昏了头,既看不清大势,也丢到了本来就不太多的国际信誉和道义原则。
土耳其从“阿拉伯之春”发生之日起就蠢蠢欲动,希望趁机重返中东,重获当年帝国的影响力,故而先是高调支持埃及的反穆巴拉克运动,又通过“蓝色马尔马拉”事件挑起和以色列的争端,后来则试图与巴西联合提出伊朗核问题的解决方案一举成名。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动作,其实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实现土耳其的外交崛起,怎奈实力和理想之间的巨大落差最终使得这些构想无一例外地落空。土耳其这才把目光对准叙利亚,试图在推翻巴沙尔政权的诡异国际联盟中发挥主导作用。没想到仗打了几年,自己大力赞助的所谓“温和反对派”已经被极端分子全面取代,土耳其自己也成为国际恐怖势力的大通道。
很难说这就是土耳其想要的。但问题在于,现在这个国家还敢按照国际社会特别是欧洲的要求,认真把好通向恐怖主义大本营的关口吗?恐怕未必。一则,埃尔多安的正发党在大选中失利,不得不依靠巴赫切利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维持执政地位,自然要向后者作出妥协,一段时间以来,土耳其外交政策以及治安政策的乖张荒唐都是因为其向巴赫切利分子靠拢的缘故。同时也要看到,多年以来,大量的极端分子经过土耳其进入叙利亚,不但改变了叙利亚的安全态势,也破坏了土耳其的社会关系和宗教环境,极端分子过境,自然少不了大量本地化网络的构建,这些网络滋生蔓延,已经成为对土耳其社会的巨大威胁。
安卡拉政府有没有胆量和沙特一样承认极端分子对自己也是个危险现在都未可知了。所谓骑虎难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更危险的是,骑着老虎一路冲向山崖,还一副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样子,以为自己终于迎来了指点江山的机会。那才是真正的无药可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