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千羽忆风:
(5个回答)2019-05-16
您好,对于坐骑ji,在大多数人都读成坐骑qi的情况下,相关权威部门为什么会少数服从多数把读音改成qi?为什么相关部门不是对这类正确读音进行普及而是修改呢?这样做会不会对中国的传统汉字造成影响?以后这种现象会不会成家常便饭呢?

我的回答是...(最多能输入800个汉字) 0/800

发表

徐春伟题 主
2019-05-17
1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的“骑”,由jì音“规定”为qí音。这一类的破读字,一般而言即用不同的字音来区分词性及语义,又叫读破。比如上述的骑字,在...
回复
摸鱼达人:
2019-06-22
0
此发言已被用户删除
;zxcvb:
qí ,jì,声母一个是q一个是j,声母都不一样,哪里来的破音?明明瞎改读音,还要助纣为虐,你们这些研究者,暴殄天物,研究个屁!
回复
摸鱼达人:
2019-06-22
0
中国语言学教育和全民素质教育任重道远
徐春伟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的“骑”,由jì音“规定”为qí音。这一类的破读字,一般而言即用不同的字音来区分词性及语义,又叫读破。比如上述的骑字,在作为动词时读平声,作名词时读去声,这两个读音的来历,至少可追到中古时期,宋代《广韵》中即收了骑字的两个反切音——反切就是古人拿汉字来拼字的拼音方法——一个是平声“渠羁切”,一个是去声“奇寄切”;前者就是qí音的来历,后者来jì音的来历。我们所熟知的,还有“雨”念上声yǔ意为名词“雨”,念去声yù意为动词“下雨”;又如“王”念平声wáng意为名词“君主”,念去声wàng意为动词“统治、称王”。随着时代变迁,语言变化,不少破读的用法在口语里早已不再使用,只是在读古诗文时会注意一下。而且,现代人读古诗文时所用的破读也远远不如古代多了。破读这类异读现象在口语中的消亡是个很正常的现象。这类异读本身就不属于“正确”的读音,取消反而是好事。你后面的两个问题是指汉字读音吧?如果是汉字的话,没影响。音是音,字是字,两回事。如果指汉字读音,破读还是全取消的好。
回复
千羽忆风:
2019-05-22
1
说的就是啊,原本抱着尊重的态度来问问题,但是这个所谓的学者得回答真的是无稽之谈,‘德不配位’,看它的介绍好像是个明事理的学者,最后还是和那些所谓的权威部门什...
;zxcvb:
qí ,jì,声母一个是q一个是j,声母都不一样,哪里来的破音?明明瞎改读音,还要助纣为虐,你们这些研究者,暴殄天物,研究个屁!
回复
;zxcvb:
2019-05-21
1
qí ,jì,声母一个是q一个是j,声母都不一样,哪里来的破音?明明瞎改读音,还要助纣为虐,你们这些研究者,暴殄天物,研究个屁!
徐春伟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的“骑”,由jì音“规定”为qí音。这一类的破读字,一般而言即用不同的字音来区分词性及语义,又叫读破。比如上述的骑字,在作为动词时读平声,作名词时读去声,这两个读音的来历,至少可追到中古时期,宋代《广韵》中即收了骑字的两个反切音——反切就是古人拿汉字来拼字的拼音方法——一个是平声“渠羁切”,一个是去声“奇寄切”;前者就是qí音的来历,后者来jì音的来历。我们所熟知的,还有“雨”念上声yǔ意为名词“雨”,念去声yù意为动词“下雨”;又如“王”念平声wáng意为名词“君主”,念去声wàng意为动词“统治、称王”。随着时代变迁,语言变化,不少破读的用法在口语里早已不再使用,只是在读古诗文时会注意一下。而且,现代人读古诗文时所用的破读也远远不如古代多了。破读这类异读现象在口语中的消亡是个很正常的现象。这类异读本身就不属于“正确”的读音,取消反而是好事。你后面的两个问题是指汉字读音吧?如果是汉字的话,没影响。音是音,字是字,两回事。如果指汉字读音,破读还是全取消的好。
回复

加载更多…